Silence Is Speaking


「Silence Is Speaking」是2018-2020年間,我在台東的自閉兒協會所做的紀實性共同創作。以紀實攝影及素人繪畫為主軸,融合跨領域多元媒材,包含:錄像、拼貼、裝置等形式製作而成。在作品中,我邀請素人以藝術家平行的姿態,對著世界說話。作為攝影師,我渴望知道,究竟在拍攝者和被攝者間,是否可能存在平等的權力關係?在作品中編織多元的觀點及交疊的視線,我想探問,這個世界真的如同我們所想像的一般嗎?作為紀實攝影師,多年與底層進行多元媒材的共同創作,我想知道最低的地方,那場域的詩意如何忠實捕捉?藝術只屬於受過特殊訓練的人嗎?一個人最原初的創造力如何被開啟與解放?


整個計畫由小而大,在漫長的時間中逐漸編織。除了對個體長時間細密的觀察和描繪之外,我試著在作品中描繪台灣偏鄉身心障礙者的生命處境。並渴望在紀實的形式中拓寬邊界,把發言權歸還給無聲的人們,傾聽所合作的每一位生命,身上低鳴的無聲詩句。計畫初始,2018年底,我到台東跟拍兩位重度自閉症的男孩阿策與阿湛。不曾與人溝通的他們,幾乎沒有使用語言的能力。然而他們熱愛繪畫,用畫筆塗滿家中每一面牆。與他們的相遇,我試圖捕捉他們的存在,背後那沉默的聲音。藉由不同視覺形式間的碰撞,我想描繪自閉症患者永遠說不出口的話,以及台灣傳統社會對正常家庭的期待,及這樣的期待所創造出無邊的壓迫。


2020年初,我再次回到台東與自閉兒協會的孩子們一起工作。有別於過往的創作,總不自覺以「作品完整性和豐富度」為首要考量,這次有意地嘗試在合作期間,不考慮如何做出獨特精準的作品,只站在孩子們的立場上,想著怎麽做,他們會得到更多資源及更大的自由。試著放手讓自己消失在時間裡,抹除你我邊界,重新發現所謂的「我們」究竟是誰。猜想如果所謂的藝術將誕生,它將從「我們」的土裡自然長出來。


在第二部曲製作期間,我每週規律地舉辦藝術創作工作坊,帶領孩子們發現表達的各種可能。工作坊期間曾嘗試帶他們使用繪畫、錄像、拼貼、攝影等多元媒材去觀察他們自己的生命。第二階段在共同創作的部份,有了更多元更無邊界的探索。本計畫共包含兩年間,以共同創作形式製作的八件作品:〈Silence Is Speaking I〉、〈Silence Is Speaking II〉、〈灌溉澆淋〉、〈自閉症協會美術時間〉、〈售價135〉、〈阿明的練習〉、〈輪流拍〉、〈這是我…〉。
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
Using Format